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拉&味道

P不走寻常路~e...ar

 
 
 

日志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2009-12-03 13:18:27|  分类: 户外徒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失落的库布其……

——2007年5月1日从夜鸣沙到七星湖穿沙记

              如果一个地方,从昔日的辉煌变为如今的沉寂,这种寂寞的体验是失落的。

              如果一次苦行,在没有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被迫结束,流浪者的心情也是失落的.

              大漠连天,粗犷浩瀚而又深挚细腻;沙尘飞扬,凄美荒凉却又变幻莫测;库布其,我不知道到底那一个才是真实的你!我能做的,只有把你深深的埋藏在我的记忆里。

              库布其,我就要离你而去,带着些许的遗憾,些许的敬畏,些许的悲壮和落寂……

                                                                

                                                                                                                                            ——题记

             2007年5月1日国际劳动节,一个伟大的日子,但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力量,在预示着我们这次徒步穿越库布其沙漠行程的曲折。果然,晚上9点10分在榆次火车站集合的时候,第一个不幸的消息首先来到:没有车票。由于浪子的疏忽大意,5名队员中只有红叶自己购买了车票,其他人不仅没有卧铺,没有座位,甚至连站票也没有买到!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情况很紧急,难道我们的穿沙行动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吗?经过简单商量,我们拿出两个方案:一是马上购买站台票,看能不能蒙混进站上车.二是联系车站熟人,从卧铺车厢上车.浪子迅速去购买了4张站台票,感谢新队员共和国(网名),他的亲戚亲自把我们送上了卧铺车厢,使我们的行动可以继续进行.在火车过道中间站了一个多小时,大约过了太原车站的时候,我们终于补上了期待中通往内蒙古包头的卧铺车票.(卧铺车票120元/人)

              一夜无话,从睡梦中醒来已经是5月2日早晨九点多了,随便吃了些东西,然后开始和队友聊天,讨论行程安排。因为在路上,可能会有很多想象不到的事情发生,所以队员之间多一些了解还是很有益处的。榆次驴友的这次沙漠穿越活动有5名队员参加:其中榆次老郑、浪子、红叶9700是老队员,互相比较熟悉,宝贝悠悠和共和国是新队员。本次穿越我们准备用三天时间从夜鸣沙徒步七星湖,(直线距离39km,徒步距离70——100km)走的是一条难度相对较大的沙漠中线横穿线路,有一定的危险性。2005年5月,就是在同样的线路上,北京一名25岁女性驴友不幸遇难。 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们打算雇佣当地向导,同时希望可以在包头遇到更多的同行者!在火车上,我们还和太原户外俱乐部的领队方舟、牛仔帽以及传说中的香香猪等驴友偶遇,只是因为双方线路不一样,大家互留电话之后,握手话别。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12:20分,火车正点到达包头火车站,为了节约时间,我们迅速打车到当地最有影响的俱乐部——七星户外。(出租车费14元/车)只见俱乐部门前停放着三辆大吧,门头上方悬挂着欢迎全国驴友穿越库布其沙漠的红色条幅,显得很喜庆。店内店外的人都很多,补充装备的、聊天照相的各取所需,冲锋衣、高帮鞋,斜插着登山杖的大包小包更是随处可见,一看就是从全国各地赶来的同道中人,看来同行的驴友还不少啊!!我们大喜过望,迅速找到七星户外俱乐部负责人以及领队上士(13429388448)了解情况。然而上士的回答却让我们沸腾的热情从头凉到脚:门前这一百多人全部都是走恩袼贝到响沙湾线路的(库布其风景区东线穿沙线路),全国十几个队伍中竟然没有一个和山西榆次驴友的中线穿越线路相同!怎么办?怎么办?难题再一次放在榆次驴子们面前,是跟随大部队悠闲前进?还是坚持小分队冒险出击?在征求了全体队员的意见之后,我们决定到夜鸣沙碰碰运气!

               下午2:00,在包头昆区汽车站(二旅社)附近的一个小面馆里,我们补充了点能量,回勺面的味道还可以,也是大家都饿的快不行了,一人一大碗肉炒面还要带两瓣蒜和一碗面汤!!这碗面的味道让我们所有人在以后的两天里都回味无穷!!吃过简单的中午饭,我们租了一辆旧红色昌河面包车沿公路向乌拉山方向出发,(车主王师傅:13214955298)在半路上遇到的小超市里开始补充食品、水、腐败物资。大约4:40到黄河渡口,4:50到独贵塔拉,5:20到夜鸣沙入口,车费租金280元。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夜鸣沙,我们来了!

               由于网络搜索到的资料不是很多,在我的想象中,夜鸣沙似乎是一个很荒凉的地方,现在看来这里已经建设成为初具规模的旅游度假村,只是还没有感觉到有游人。(这里没有收门票,大门旁边写着门票30元/人)据夜鸣沙景区副经理小王(0477-6880032)介绍说:周围方圆3km为景区范围,不仅有水井、电力供应、餐厅、客房、蒙古包等基本设施,而且有沙海骑驼、沙地摩托、飞翔伞、沙地雪橇等游乐设施,甚至还可以看上卫星电视!!我X ,太豪华了,这么FB的待遇,显然不是驴子们要停留的地方。

               我们当即向小王经理提出希望雇一名当地向导,一匹骆驼。没想到王经理的回答却给了我们当头一棒:由于去年北京驴友的遇难,当地政府以及公安部门现在禁止开展横跨景区的沙漠探险行为。到现在为止,只有昨天(5月1日)一支北京的9人队伍从这里进入沙漠,山西榆次驴友是来夜鸣沙的第二支探险队伍。(这种境况和去年全国各地驴友几百人不远千里来穿越沙漠的盛况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啊!)小王经理说:景区现在不仅不可以租赁给我们向导骆驼,而且还有劝阻我们继续前进的义务。果然,小王经理很快就开始负责任的履行起他的劝阻工作,建议我们随便体验一下徒步穿越的感觉,在沙漠边缘走个几公里意思意思就可以了,一时间搞的我们是哭笑不得。随后,我们和景区的两个牵骆驼的师傅私下接触聊了聊,并许以高薪引诱,但依然没有成功。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这一下每一位队员都陷入了沉默当中,大家在思索一个同样的问题 :怎么办?应该怎么办?是听从小王经理的建议?还是冒险继续前进?同样不幸的选择摆在我们的面前。这个决定可是太难做了。在没有向导指引方向、没有骆驼托运物资、没有其他队伍同行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可能有胆量进入沙漠腹地!!!中线横穿沙漠,那岂不是在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我们再一次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40分钟后,大家统一了意见,鉴于天色已晚,我们先进入沙漠3km边缘扎营,清点所有装备物资,然后再决定行程。

               在景区边缘选择好营地,这方面大家都是老手,很快的,两顶帐篷就支好了。在清理装备时,一个更为严重而被我们忽略了的危机出现:我们的GPS定位导航设备没有电了。由于榆次老郑的错误,GPS使用的是软外包装,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了开关,现在电已经耗尽,不能使用。而且这台GPS不能使用电池供电。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或许一路上我们遇到的曲折太多了,队友们对老郑的失误没有给予更多的埋怨,只有老郑自己依然懊恼的自责不已。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5名队员把各自包里的全部东西都倒在一块平坦的沙地上,经过仔细清点:

               可用装备有:帐篷2顶。指南针2台。对讲机2台。望远镜2台。移动手机3部,联通手机2部。地图3份。(实践证明,卫星地图最有用)一份网络下载的攻略。小锅1只。加热用的粗腊3支。(因为担心太重,所以没有带炉头和气罐)

               可用物资有:纯净水48瓶(600ml),水袋1个(3升水),塑料水杯2个(合计3升水)。馒头8个,方便面5袋。太谷饼12个,牛肉等(驴肉)大袋6个,小包装4整袋。小包装鸡腿、卤蛋、鸭翅等腐败物资二十几个。榨菜等小菜6袋。巧克力大约有一斤多。白酒1.4斤。(一个整瓶的当地金骆驼酒,两个2两的小铁壶是红星二锅头)这几是我们三天的全部给养啊!!

                清点结束后,天色已暗,队友打亮头灯,开始埋锅做饭。吃的什么以及怎么吃的情况我现在已经忘了,记忆最清楚的是在一瓶金骆驼白酒下肚之后,我们狂放的决定:明天按照原定计划继续前进。只是线路方向略做调整,由原定的西偏北318度夹角直行(图中白线)改为正北偏西25度夹角前进(图中蓝线),这样的话,我们有可能可以提前一天看见绿洲和水泊,从而降低线路的危险程度。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今天库布其的夜很冷,风吹的帐篷哗啦哗啦的,我把所有带的服装全部套上,换了双干袜子,钻进中空棉睡袋里,蒙上头,依然冻的我是翻来覆去,一晚上没有睡好。看来如果要野外露营的话,任何时候都要带上防潮垫,不能有任何侥幸心理。而且装备羽绒睡袋的计划也要想办法提前了。听着声旁队友高低起伏的呼噜声,我惟有内心极其羡慕的从一只羊、二只羊、三只羊开始数起……

                唉,这样的沙漠之夜与我的想象完全不同,我原本以为在这样的夜晚,可以很悠闲的斜躺在松软的沙丘上,耳边回荡着许巍广漠苍凉的歌声,或闭目养神,或仰望星空,或者什么都不要想,只是保持脑海中的那一片空灵……可惜,这些依然还是我的想象。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5月3日清晨6点多,新的一天开始了,大家情绪很高,说笑间把每个队员的负重做了分配,水太重了,12瓶水的分量差点压跨了我。收拾停当后我们成一字队形直接冲入了沙漠。真正的穿沙行动正式开始了……

               三个多小时后,太阳慢慢升起,天气逐渐转热,我们开始认识到沙漠阳光的威力,体力随着温度的升高而迅速下降,队员的步伐也开始逐渐缓慢。11点多,热辣辣的太阳已经挂在了我们头顶的中央,近的仿佛伸出手就可以触摸到,地表的沙子烤的发烫,空气里也弥漫着一种焦灼的味道,我们真正品尝到了被烧烤的滋味。因为是第一天行进,为了保持体力,避免中暑,大家决定就地休息。

               我们用内帐铺在沙上做地席,外帐做顶,搭了个简易凉棚,以便遮挡阳光的照射,大家都挤在底下乘凉,时不时的还有人摆摆姿势,拍拍照。休息了几分钟之后,开始解决中餐问题。虽然天气很热,但可能因为队员们都还处于兴奋当中,以及没有吃早餐的缘故,大家的胃口到还是不错。虽然只是简单的路餐,也没有加热食品,大家还是吃的乐在其中。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吃饱了就嗑睡,这话可是一点也不假,尤其还是在广阔无垠的沙漠里,晒着暖烘烘的太阳,大家伙都不约而同的开始昏昏欲睡。迷迷糊糊的一直拖到两点多,我们才懒洋洋的开始上路,拖着灌了铅的双腿缓缓迈进,平缓的沙丘也变的难于攀登;背包沉重的恨不得立马扔掉;休息的频率也开始变的越来越快,从一个小时到三十分钟,再到十分钟;每个人的手都不由自主的一次次的伸向了水瓶;鞋子里灌的沙子虽然很不舒服,也懒得倒了,雪套基本上没有什么大作用;干裂的嘴唇呼吸着燥热的空气,时间就象凝固了一般缓慢,所有的队员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

                太阳开始西斜,起风了,但时断时续,气温变的可以忍受。休息时,观看一种黑色的不知名的小动物挖沙,成了我的一个享受,只见它飞快的舞动几条小腿,几秒钟之内就看不见它的踪影,果然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虽然它没有美丽的外形,但可以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并在沙面上留下让人难以想象的花纹,也算大自然中了不起的一个生物了。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大约7点,我们开始扎营。疯狂的拍照过后,更加丰盛的晚餐开始了。我们用蜡支起小锅煮水,发现太慢,记得下次一定带上炉头。还是勤快的红叶拣了些干柴生起了篝火,(感谢宝贝悠悠拣到的那块铁板,本俱乐部已经决定收藏,呵呵)煮了两袋方便面,两袋榨菜,大家总共吃了3个半馒头,两个大袋驴肉(300g包装),五个太谷饼和十个小袋牛肉!因为没有碗,每个人都分到了半纯净水瓶的汤面,加上红叶带的山西老陈醋,真是味道好极了!浪子的红星二锅头更是让全体队员兴高采烈。大家酒足饭饱之后我们甚至还煮了一锅咖啡和两锅铁观音茶,奢侈的连老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们是处在无人的沙漠中!!看来自虐+腐败永远是天下驴友不变的主题!!

                白天的暴晒使沙子很暖和,软软的,再加上劳累的缘故,我很快进入的梦乡!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5月4日清晨,队员们是被风吹醒的。

               大风吹的帐篷哗啦做响,惊扰了大家做梦的兴致,不知谁的一声“起床拉”的呐喊,也让我不得不艰难的睁开疲惫的眼睛。钻出温暖的睡袋,迎风拉开帐篷,在清沙飞扬的朦胧中,看见一抹艳丽的朝霞已经斜挂天边。

               拿出地图,开始确定位置,由于没有GPS,现在不清楚我们现在的具体方位,只是看着周围无边无际的沙丘,结合我们的行进速度,估计应该在沙漠中间地带。

               说实话,这是一个比较危险的地方,因为所有方向的沙漠边缘,距离我们都在20公里以上。而且没有手机信号,(网上说有移动信号,纯属谣传,联通就更没有了,我们至少有30个小时没有手机信号)一但队员有什么意外,我们或许没有能力走出去。而且,更为关键的是我们没有GPS方位数据,即使我们想方设法发出SOS求救,外面的救援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我们。队员们也充分认识到我们现在所处的不利位置。因此决定趁着清晨凉爽的风,尽早离开这里。

                收拾完营地,整理好背包,(洗漱是不可能的,垃圾也必须带走)我们开始重复昨天的进程。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风越来越大,沙越扬越高,一不留神,脸上蒙的纱巾就会被风吹走,而且根本没有追上拣回来的机会。(我们被吹走了2块头巾)心惊胆战的走在高高的沙脊上,风一吹,晃三晃,虽然知道即使被吹下去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但想想几十米高的沙丘,怎么爬上来却会是一个很严重的的问题啊,太费体力了,呵呵。

               路餐是另外一个问题,一张嘴,满嘴沙,即使你吃一块巧克力,也不可避免的要搭配上2钱沙子。咬几下,就成了铁嘴刚牙。没有想到啊,走一回沙漠,我们都变成属鸡的了。

              中午休息时,搭简易帐篷也成了一件非常困难的事。虽然没有了太阳的暴晒,但风沙太大了,普通帐篷那纤细的玻璃钢杆根本顶不住狂风的侵袭,最后我们选择了一个很深的沙坑,用了两个背包做地钉,三个包压边,才算勉强有了一个可以暂时躲风避沙的营地。队员们都躲在里面,简单吃了点东西。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西北方向的天空乌蒙蒙的,似乎蕴藏着无穷的暴力!狂风依然卷着浮沙,肆无忌惮的呼啸着,毫无减弱的趋势,我们的简易帐篷就象一叶汪洋中的小舟,在飘摇中挣扎。

               我不知道在这一刻是否有队员想到了死亡;我不知道在这一刻沙漠的风是一种简单的自然气象,还是在预示着一种纪念或者悲壮;但我知道,去年的此时此刻,一个叫小倩的北京女孩长眠在了这里,永远的留在了库布其,那天是一样的沙丘,一样的阳光……

               不能再等了,我们在天黑以前必须赶到计划中的绿洲。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下午6:40分,我们看到了绿洲!我们看到了希望!

               向西15km,是我们的终点七星湖,向北3km,是3号穿沙公路。我们决定向北,因为我们的装备不适合在这样的沙尘天气中露营。

               虽然我们决定的有点无奈,虽然我们的心情有些悲凉,虽然我们的撤退有些失落,但是我知道:只有生命才是我们的唯一。为了生命中那道永恒的美丽,我们必须理智的进退。

               再看一眼灰蒙蒙的天空和远处影影绰绰的沙丘,我们离开了库布其……

                                                                                                                      2007年5月8日

               后记:

               感谢蒙K-81026的张师傅,无私地把我们从3号穿沙公路搭到独贵特拉县。

               县城汽车站附近的小酒吧虽然很简陋,但给了我们很温馨的感觉。啤酒3元/瓶。

               独贵特拉县至包头班车清晨6:30发车,票价35元/人。

               5月5日15:50乘坐2462次火车返回山西榆次。票价120元/人。

               回家的感觉真好!

【转载】失落的库布其---2007年5月1日徒步穿沙记 - gaffer - gaffer

1

2

3

      

  评论这张
 
阅读(44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