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拉&味道

P不走寻常路~e...ar

 
 
 

日志

 
 

[转载]云横秦岭家何在,雾锁鳌山马不前 -- 十一蜂子队螯太穿越行记  

2009-03-17 16:10:24|  分类: 户外徒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帖: 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ewtopic.php?view=1&post_id=43123415&mode=1

认识蜂子是在今年夏天,有一次去幽州,一群很熟悉的朋友,玩儿的不错,所以这次msn上他说十一要去走鳌太穿越,我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报了以后才发现,我是典型的唯体能论者,平时的活动主要是一日轻装,装备基本是能凑合就凑合,也就应付北京周边线路还行,结果光是采购装备就花了我差不多2000大洋。行前参加了几次见面会,又一起拉练了一次,最终认识了所有队员。
这次一行六人,发起人蜂子:体能超强,为人热情豪爽,关键的决策者,本队的灵魂;海都:以前走过一次,不但体力超好,而且处事冷静、客观、理性,穿越地图的制作者和路线导航员,队伍的大脑;山鹰是我:老大哥,意志品质顽强,经常跟出走社的活动,这次竟然在脚趾手术尚未痊愈的情况下走了6天,野外点火技术出色,陕西人士,帮我们搞定回程票,感谢;燕南飞:很棒的小伙子,队里唯一的一个80年代,然而处事却最为老成持重,实在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旺财:我的老搭档,队里体力最好的队员,这次一直在前面开路。

9月29日晚上,回到家开始收拾包到凌晨4点,精简了很多东西,看看差不多了,整包睡觉。
第二天早起一上包,差点崩溃了,起码得50多斤,这个重量已经到我的背负极限了,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就这还上山呢?来到西站,约好的时间一个人都没到,打电话旺财还在单位,最后好不容易上车放好包,出了一身透汗,被迫提前减负,水从5升减到3升,罐头吃掉一听,不是说那边下雨了吗,水应该是不愁的。
路上先打牌,然后睡觉,早上6点到的宝鸡,因为到宝鸡的时间比蜂子以为的要早,结果搞得手忙脚乱,连滚带爬的下了车,脸上感觉到一点儿小雨丝,看来坏天气还在继续。刚开始坐车就不走运,原定去太白的头班车没有发,我们在时不时的雨丝中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一辆车,出发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糟糕的天气,波折的旅程和沉重的背包让我对这次行程的前景产生了些许的不安情绪,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坏运气竟然在此后的六天一直伴随着我们的旅程,又在旅程接近终点的时候突然离去,让人不由得不感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上车后大家开始补觉,车一路上走走停停,乘客们颇多怨言,终于9点多钟抵达太白县。值得一提的是,山鹰大哥的家乡话一下火车就找到了用武之地。少小离家,乡音未改,无论如何是件值得高兴的事。太白县用过早午饭,我强塞下3个肉夹馍和一碗馄饨。其他人在这里补充了不少物资,然后包车前往塘口,正式开始穿越。我们不知道的是,两小时之后太白县又迎来一位来自西安的驴友,一路追寻我们的足迹进山,并在翌日加入了我们的队伍。现在闲话少绪,穿越的大幕已经拉开了。
10月1日,大约11点20,到达塘口,面前是一条泥泞的大路,天上飘着雨丝,我们下车收拾好东西,戴上雪套,费力的上包,出发。包很沉,印象里最后一次正儿八经的负重还是6月份去海坨,背着这个已经到我的极限的包实在是走不动,速度非常慢非常慢,平道走起来象上升,可我发现大家走得比我还慢,一会儿我就走到前头开路去了,看来每个人的包都不轻,每个人都在努力适应。我和旺财在前面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一直在沿河道上升,看得出来,连日的降雨已经把山路变成河道,也增加了行走的难度,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山鹰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们在一个休息点等了他很久才追上来,原来是走错了路,从左侧上山了,上了一半看不对又下来追我们,这次错误对他打击甚大,直接导致这位老大哥在接下来一整天都拖在后面,无力前进。这时候雨势渐大,我们都穿上雨衣,海都看着GPS说这时候应该上山,于是我们离开河道,向右侧山峰直上。这段路不出意外的很艰苦,没有现成的路,在湿滑陡峭的山坡上还要钻林子,每个人都手脚并用,难受异常,走走歇歇,大约生拔了500米,终于上到山脊。上面仍然没路,而且灌木更密,只能沿着山脊在灌木中穿行,这样沿着兽道走了大约一小时后,终于在一个上升后发现正路。这段路极大的消耗了大家的体力,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几乎所有人都显出疲态!蜂子在前面开路,然后是我和旺财、燕南飞组成前队,海都大病初愈,不在最佳状态,和山鹰走在后面,好容易穿出林子,到达一个小平台,后面的人上来后有人要去就地扎营,我的意见是时间还早,不如再走一会儿赶到水源再说,最终大家决定继续走。5点左右来到海拔2850的草垫,这时候要求扎营的呼声更强烈了,考虑到前面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而且天气也不太好,最终大家决定在这里安营下寨。一下包,感觉左肩肌肉很疼,今天一天背负系统调得都不是很好,不管了,最快速度支起帐篷,马上跟旺财钻进去,开始煮饭。背负过重,急需减负,结果当场把带的方便米饭给吃了,又开了一听罐头,负重一下减轻了不少。大约7点多钟,吃过晚饭,铺开睡袋睡觉,临睡前打开手机,居然有信号,于是分别给家里和reko发了一条短信,然后信号就没有了,郁闷,睡觉。夜里时不时的雨打帐篷的声音吵醒,不过到了后半夜就好了,毕竟累了,终于沉沉睡去。
10月2日,一早就被蜂子吵醒,拉开帐篷门,看到山间的彩虹,天气开始好转了,不再是昨天的愁云惨雾,虽然还是漫天的云。这时候蜂子听见下面山沟里的人声,我们向下大声呼喊,不久见到一个人从沟底上来,在这个地方见到人大家都很兴奋,原来他是一位西安的驴友,独自一人来走鳌太,想在路上找个队空降,结果到了太白县听说我们刚走不久,就一路追上来,昨晚在山沟里面扎营,准备今天找不到我们就下撤了。看来真的是缘分啊,于是我们这个小队成员就有幸增加到七人,开始我们今后几天的艰苦行程。磨磨蹭蹭吃完饭,收拾东西,等最后出发都10点了,早上我和旺财又消灭了我包里的一份单兵食品,水减到一升,背负减轻,再加上对这个负重行走已经比较适应了,我和旺财在前面带得比较快。半小时后我们见到一处水源,补了水,进入松林,行走在厚厚的腐殖土上,感觉很舒服,大约12点左右穿过一片草垫,猛然,前面树林中出现一群漂亮的蓝马鸡,我赶紧掏出相机,小心的接近,怎奈这些动物警惕性太高,稍微走近他们就逃向树林深处去了,最终只留下不清晰的几张。这也是我们这几天见到的唯一的动物(虫子不算)。下午1点左右来到3000m的营地,停下来等后队,小蒋(西安驴友)的速度稍微要慢一些,等了很久才上来,一路上燕南飞采了一些野木耳准备晚上煮面。人到齐后出发,接下来是两个陡峭的大上升,旺财走在前面,我紧跟其后,一步未停上到山脊,终于到达秦岭主梁了,等齐人一起出发。主梁上云雾缭绕,能见度极低,湿气很重,我们拿出雨衣披在身上,大风吹起一团团雾气打在雨衣上丝丝作响,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那到底是雨还是山上的雾气。山脊很平,然而因为大雾的原因,毫无视野可言,走了一阵,突然看见从对面浓雾中过来的几个身影,大家相见后彼此都很惊讶。原来他们是西安大脚丫队,也来走鳌太穿越的,29号上山,2天到达导航架,后因为大雾迷路,睡袋衣物全湿,正准备下撤回塘口,彼此道声珍重后各自上路,看来我们也只有寄希望于后面的好天气了。接下来海都几次校正方位后,我们来到一处石海附近,“上”,海都一声令下,我开始沿着大石向上攀爬,爬石头算是我的强项,很快上到山顶,雾还是很大,不过天似乎亮一些了,能看出顶上是个大平台,前方模糊的有一道高坡。这时候,一阵风吹过,雾一下散开了,露出太阳,在我的右前方的高坡上清晰的矗立着导航架,鳌山顶峰到了。手台通联一下后队,我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山顶上到处是深深的水坑,就像是走在沼泽地,当我爬过最后一块石头,来到导航架下,云一下开了,雾也散了,太阳露出久违的笑脸,无私把他的光和热洒满鳌山。回过头,看到伙伴们在下面的原上向这里慢慢接近,左侧,大片石海的尽头是无尽的云海,右侧的天空,白云之上,那巨大的山峰是什么?原来是海市蜃楼的奇观。
平坦的鳌山顶峰,就像是一只巨鳌的背脊,一眼望不到边际。在这离天如此接近的地方,能真切的感觉生命的渺小和脆弱,鳌山顶上那些从亘古以来就存在的石头,在多年以后,我们化成尘,化成灰,不在留下任何痕迹,他们却还会依然存在着,花开花落,弹指千年,是否有灵性的东西都不会长久?天若有情天亦老,既然终将消逝,何不纵情燃烧?40分钟后,所有的都上来了,合影整装完毕后,大家沿着山脊继续前进。这里是望不到边的高山沼泽区,无数的水坑,每个坑里面都是水都清澈见底,至少水源问题不用发愁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天气又变坏了,我们重新走进大雾,这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蜂子当机立断,就地扎营。山上风大,很冷,我赶紧换上羽绒服,和旺财一起支起帐篷,然后去打水。我记得过来的路上有一处水源水质很好,我们往回走了大约二三十米,在那里打完水往回走,这时候天已经很暗了,竟然找不到回去的路!看来出来时候太大意了,至少应该带个手台的。我们俩对准一个方向成30度角分开搜索,仍然没发现帐篷,雾很大,两人相隔20m就看不见了,我们向浓雾中认为是帐篷的方向喊了几声,似乎有人回应,但风太大,没法分辨方向,保险起见,我们俩会合在一起向另一个方向搜索前进,走了一段路感觉不对,是在向上走,刚才是一路下降回来了,于是停下来又研究了一下山势,回到刚打水的水潭向斜下方切下去,果然,刚走没几步就看见我们的帐篷了,刚才真的好险!接下来一夜无话。

10月3日,帐篷里听了一夜风雨,到早上雨势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蜂子下令,帐内休息,等雨小了再说,结果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天。大雨大雾中出去如厕都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好在帐篷防雨性还不错,呆在里面倒也不湿,就是闲得无聊,没事就研究地图,最后山脊走势一闭眼就浮现在脑海里了。其间旺财出去帮蜂子和小蒋他们挪了一下帐篷,一天就过去了。
晚上雨时大时小,但一直再下,我躺在干燥的羽绒睡袋里,感觉不到寒冷,但心却在下沉,难道刚刚开始就这样失败了吗?已经耽搁了一天路程,如果继续等待,时间就不够了;但是在雨中强行拔营,肯定会弄湿帐篷,这种气候条件下装备湿了意味着什么大家心里都清楚。这是一个两难的抉择。
昨天闲来无事研究地图,我大致确定我们的位置是刚过鳌山主峰一点的山脊上,也就是西跑马梁的西侧,今天任务很艰巨,我们要努力走完西跑马梁和荞麦梁,到达全程的最低点,海拔2800的山脊扎营,高度降低500米,也许那里天气会好一点吧,我这样想。
天亮了,拉开帐篷门向外看,外面湿度很大,风吹着大团大团的白雾在山脊掠过,能见度大约在百米左右,雨似乎小了一些,天色仍然阴沉,没有任何好转的迹象。不过我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大家默默地起床,做饭,收拾行装,冒雨上路。
因为能见度很低,看不到路,只能依赖GPS导航,我跟旺财在前面开路,接下来是海都拿着GPS,每走一段停下来校正一下方向,剩下的人紧跟在后面。前半小时走在山脊上,因为下雨,山脊上布满大大小小的水坑,有时候能看到模模糊糊的羚牛道,大多数时候只能在高山沼泽中觅路穿行。按照GPS的指示,向北坡下降了几十米后,我们看到前方望不到边的大片石海。据说这种远古的冰川遗迹是穿越秦岭的最大障碍,连续几天持续不断的翻石头是对穿越者神经最大的考验。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我迈着沉重的步伐在石头之间艰难的翻上跳下,凄风冷雨中,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周围都是一样的风景,石头、沼泽、灰蒙蒙的天,苍茫的天地间似乎只有我们在行走,强烈的孤独感紧紧抓住我,我看看身边的同伴们,每个人都在默默地走着,然而每个人的身体动作都透出一种不服输的坚毅果决。我明白我不再是孤独的,即使在这远离人世的高山之巅。感谢可爱的同伴,你们给了我勇气和信心。
不知不觉中,大片的石海被抛在身后,我们又回到山脊,在这里,GPS指示的方向和山脊线的走向出现很大偏差,按照GPS显示,我们的下一个目标点应该在山脊右侧下方100米处,然而那个方向是超过70度的陡峭山坡,这种天气是根本不可能下去的。这里的山脊变得很狭窄和陡峭,有点像攻略里面描述的鱼背脊,最终大家决定继续沿山脊线前进,然而这个错误的决定直接导致了这次穿越的失败,事后分析看来这条山脊是秦岭主梁的一道支梁,正确的走法应该是上到梁顶以后往回走,找到主梁的位置再向东,然而或许连续在恶劣条件下长时间的行走造成我们的头脑已经不是很清晰了,没有人提出任何异议。
刃脊上的风要大得多,我背着50多斤的大包仍然被吹得踉踉跄跄,风吹着雨打在脸上,针扎一样的疼,似乎是小冰渣子。鞋里很已经能养鱼了。每前进一米都很困难,前方来到一处乱石堆,正好是一个风口,一阵风从身后吹来,兜起我的雨衣,就像一个大风帆,推得我向右侧冲出好几步才稳住身体,这里风力至少达到9级,没法直起身子,只能从石头上小心的爬过。
过了石堆风仍然很大,我找了一块背风的山石停下来等大家,在这里发现山脊开始一段急下降,通向下方20米左右一个狭窄的垭口,一团团白雾飞速从垭口上方飘过,接下来是一大块巨石,巨石后面就看不清楚了。从早上出发已经走了4个小时,尤其是刚才这段路体力消耗巨大,即便通过这道危险的山脊,前路仍然不明朗,一旦体力耗尽而找不到营地,非有人失温不可。这时候海都和旺财也到了,大风无情地带走我们的体温,停下来不走就冷得直打哆嗦,彼此对望着苍白的面孔,读出来的信息都是下撤。
艰难的从乱石堆返回,汇合其他同伴,小蒋看上去已经有点儿不行了,他雨衣里面是件不防水的毛衣,早已经湿透了,难以想象他居然坚持了这么长时间,这个坚强的西北汉子!
一行人慌不择路,往回走了一点急速往北坡下降。穿过大片石海区,进入松林,其间小蒋出现失温症状,好在并不严重,吃了些东西,随着海拔下降,气温升高,渐渐恢复正常。
渐向下行,开始听到水声,慢慢的无数细小的涓流汇聚成河,我们来到一条河的源头。延河右岸下降,没有路,但松林不密,在林间觅路穿行,很快高度从3300降到2800,走出松林区,灌木开始增多,河道变宽,我们始终走在河上方几十米的山坡上,开始钻密林。大约5点多,天色渐暗,旺财在前面发现一片岛式的河滩,岛上很多树,既可以防野兽也不可能遇到山洪的理想营地,于是埋锅做饭,山鹰大哥点起一堆火,大家纷纷烤湿透的衣服和鞋。因为离火太近,我可怜的袜子和护膝最终离我而去了。晚上我们在帐内做饭的时候旺财把帐篷门烧了个大洞,其中惊险不必细表。睡在用气灯烤干的帐篷里,我想,最困难的时刻终于过去了,明天沿着河,一定会走出去吧。

早上睡到自然醒,大家都很乐观,认为今天走出去没有问题,拖拖拉拉到10点多才开始做饭,然后收拾包,鞋还是湿的,凑合穿上,11:30收拾停当等待蜂子和海都,这俩人收帐篷的速度和生孩子有一拼。12点准时出发,先切到河边的山坡上,然后在林子中硬开路。时而下到河谷,但往往在河拐弯处遇到绝壁无法通过,于是就翻越旁边的垭口,渐渐的,发现沿河的一条模糊的道路,不知道多少年没有人走了,道路上早已铺满厚厚的落叶,枝杈纵横,随处可见一堆堆野猪和羚牛的粪便,间或食草动物的白骨。只能看出一点模模糊糊路的痕迹。沿路经过无数的上升下降,但始终沿着河在走,我们认为,这大概是当地的采药人走的路吧,不过看上去已经废弃了。下午的发现似乎印证了这个猜测,我们经过一片崖壁,崖壁下是个小小的天然洞穴,刚好给一个人遮风挡雨,洞内铺着整齐的箭竹,摆成床的模样,一定有人在这里休息过,这个发现更坚定了我们一定能走出去的信心。继续向前不远,一棵大树横在河的两岸,形成一座大桥,在这里,我们犹豫和争论了一番,望着湍急的河水和巨大的落差,终究没有过去。然而糟糕的路况大大增加了前进的难度,到下午5点的时候,我们还在2100左右徘徊,今天一共只下降了500米左右。幸运的是天气有放晴的迹象,下午只下了些零星小雨,天空也亮了很多。
6点左右我们又下到一片河滩,这里比昨晚的营地干燥了很多,温度也高一些。天空放晴,能看到星星了,我们在这里安营下寨,把湿衣服和睡袋都拿出来晾。晚饭后,听这河边的涛声,和蜂子海都煮茶闲聊,尽兴而眠。

半夜里又开始下雨,我们晾在外面的衣服又被淋了个透湿,我已经完全没有脾气了,爱咋地咋地吧。早上早早起来,9:25出发。
出发没多久,路彻底消失了,沿河边看过去是无数的绝壁,只能继续翻山,我们在箭竹林中发现了一条模糊的路迹,但是只能趴下来钻过去,也许是熊猫或者野猪走的路吧,我想。箭竹上积满雨水,一碰就落得满头满脸,在密不透风的竹林中沿着至少70度的陡坡向上爬,这种滋味真是一言难尽。没想到,这种走法竟成了我们今天的主弦律。上了一个小垭口,延山横切一段,又碰到断崖,还得继续上升,旺财在前面探路,我和海都、燕南飞在中间,剩下的人在手台中小小的争论了一下,蜂子主张立即下撤,找路过河,海都认为水流太急,过河很危险,不过走在山腰,视野比较好,把握一个大的方向,最后再做决定。我觉得这样的路再下撤已经很困难了,而且即便是安全下撤过了河也未必就比这边好走多少,这时旺财前面传回消息,路已经探通了,于是大家达成一致继续前进。
接下来开始无休止的绝壁横切路,雨不停的下,脚下是泥泞的山坡,向上,密密的丛林,看不到顶,向下,超过70度的陡坡奔腾的大河,巨大的落差足有200米,根本不可能下到河边,这时候真正体会到进退不得的感觉。在危险的绝壁上身体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势,努力克服一个个难关,2个小时悄然逝去,我已筋疲力尽,只想尽快下到河边。
这时候我看到一条小山沟,向下延伸,坡度还不是特别陡,似乎可以下去,我们继续前进已经相当困难了,大家基本没有什么异议,延山沟开始下山。路很陡,不过可以走,不久和一小小溪汇合,沿溪下降,我跑到第一个,万幸没有碰到断崖,当我走出溪谷,来到河边,第一眼看到河对面的景区路和指示牌,那一刻,无比幸福。
接下来就是过河的问题了,我们找到河道一处最狭窄处,将河边几棵大树架到两端,山鹰先冒险过去,然后包和人一个个过来,最后一个人过来以后,大家在河边合了影,然后沿着大道下山。
所有的人沿着这幸福的大道一路飞跑,1个小时左右下了500米,到达景区门口,出来后我回头看了一眼,我会永远记住这里的名字—青峰峡。
接下来是好几公里无聊的公路,3点半出来到省道边拦车去眉县,碰到一位好心的司机,直接把我们送到西安,还帮我们联系住宿的宾馆。晚上7:30到达西安。当我下车的时候,我已经没有力气举起我的大包,只能在地上拖着走。
一个长长的热水澡之后,换上干衣服,漫步在西安繁华的街道上,望着眼前闪烁的霓虹灯和拥挤的人群,我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几个小时前的惊险绝望仍在心头,却又像是一场幻梦。
晚上和小蒋一起吃的饭,可惜山鹰回长安县探望朋友,没能一起来。
早上去吃岐山臊子面,下午去省博物馆,见到很多以前只在历史课本上看到的文物,那古老的青铜器铭文,华丽的唐三彩马俑,让人不禁想起梁启超的名言:恨不生为汉唐人物。那是中华文化的青年时代,也是积极进取的时代,我们登山,为的就是追求那样一种精神吧。今日匆匆一别,终究还是会回来的,因为,这里有我未能完成的梦想。

 

  评论这张
 
阅读(4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