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考拉&味道

P不走寻常路~e...ar

 
 
 

日志

 
 

【转载】螯太穿越因天气未遂,改为螯山2天登顶,3天幸运走出无名沟(青峰峡)(内详)!  

2009-03-17 16:12:51|  分类: 户外徒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帖:http://www.lvye.org/modules/lvyebb/viewtopic.php?view=1&post_id=43085429

1、10月1日早6:00到宝鸡,坐宝鸡到太白县的班车约9点到太白县,在太白县早餐后包车到塘口五队进山口,约12:30进山、1小时后走错路,从2100生拔到2600,找回正路,在2850扎营。当天天气一直下雨,伴随大雾。

2、10月2日早上可以看见月亮、彩虹、天气转晴(这实际上是整个十一期间唯一的“晴天”)。早上做饭时听见不远处有人朝我们喊,原来是一个西安人自行螯太穿越,无手台,无GPS、从来没有走过螯山,为他的胆识惊讶,同时为他的鲁莽而担心。10:00拔营,一路朝螯山导航架出发,下午1点风雨交加,风约5、6级,路上碰见西安队(大脚丫子队)撤回,得知他们29日上山,4天才走到导航架,因大雾大雨找不到路而下撤,装备全湿。在路上听见手台里“蜂子可以抄收吗?”,但我回应对方却听不见,后来就一直抄不到信号了,再后来约2:00的时候,抄到正往什么庙去的水云天队,互相问好,下午3:30全队7个人登上螯山主峰导航架。拍照、玩耍,期间螯山导航架顶峰天气一片大好,通透性极好,天空蔚蓝,但风仍然极大,不到半个小时整个顶峰就全部被雾笼罩着,伴随着小雨,直到4:00,出发往东穿螯太,此时能见度极底。5:00在3300的位置扎营,大风大雨大雾中,旺才和贺兰月明出去打水,只走了约20米,便找不到营地了,在山上使劲乱叫,10多分钟后终于找回来了。大家都待在帐蓬里,谁也不愿意出去,吃饭睡觉,一晚上风雨。

3、10月3日早上大风伴随着大雨,大家都在帐蓬里舍不得出去,连上厕所都不愿出去,宁愿憋着。都等着不下雨拔营朝太白出发,这一等就是一天,这天同扒仙台水云天队的老崔通连了。这一天中除了实在忍不住出去上厕所外,其它时间都在帐蓬呆着。早上海都发现防潮垫下渗水,却想原来这么高级的高山帐原来不过如此。到了下午整个帐蓬底都是水,忍不住出去厕所,发现自己的帐蓬扎在水坑里,海都懒得动,几次三番催促才慢慢钻出帐蓬,把帐蓬移动斜坡上后才发现原来的地方是一片低洼积水区。原来高山沼泽营地不能找平地。

4、10月4日,早上起来,外面仍然风雨交加,揭开帐蓬门,能见度仅7、8米,大家早早的做了早饭吃,等着适当的时候拔营进发。大家意见不一,雁蓝飞主张下撤,其余人主张继续穿越,包括我。大家都不愿意再这样等下去。于是约10点冒雨拔营进发。一路往东,风雨交加伴随大雾,那讨厌的石海,让人头痛,既影响速度,还得要非常小心,雨中大家都怕摔交。大约1点多我们到了C2点(GPS)一个山头,仿佛是在别人的照片里看到的第四纪冰川点。发现山往北拐,偏离东的方向,此时正想往北拐绕过去,风一下子出其的大,雨打在脸上生痛,人已经无法站稳,估计大约有9到10级大风,所有人几乎异口同声有说下撤吧。我们决定马上下到低海拔地区,看着等高线图只有找一条沟就能走出去。我们一路下撤,路遇无数瀑布仙境,景色自是不必说,下降途中也是困难重重,河水涛涛,水流很急,根本无法过河。只能在河的一边下降、横切。期间他们都认为是往南坡下撤,直到10月5号他们才意识到是往北坡下撤的。我们在下午5点时才下到2650的位置,旺才发现一处岛式的河滩,岛中很多树,既可以防野兽也不可能遇到山洪的理想营地,于是大家埋锅做饭,烤鞋、烤衣服、烤睡袋。

5、10月5日大家都很乐观,在12点才拔营,自认为今天很容易就能走出去了。一路上无数的绝壁横切,上升再下降到河谷,直到下午5:00我们才到了2100的位置,其实我们走的自认为是路的路其实是兽道。又在一外河谷扎营,因怕野兽袭击和滑坡等,我们选的地方都是相对有树较为安全的河谷。这一天下来大家都觉得这样的下撤有了无数的危险和无数未知性。

6、10月6日,大家很早就起来做饭,在9:25分拔营,一开始就是猛烈的上升横切,等高线从2100猛下到1900。很深的峡谷,河流湍急无法过河。直到中午12:30,大家还在不断的横切,在绝壁上一步步上升,危险可想而知。意思开始分歧,小吵几句。一会儿大家聚在一起儿一致决定再次下降到河谷,沿着深谷的水沟再次下降到河谷,很幸运这次下降的正确性,再往前横切是绝对的无数的绝壁,往后退是无数的危险,下降到了河谷发现对面是景区的“禁止扶靠”的禁示牌,大家一阵欢喜,接下来面临的是如何跨过如此急的河流。大家找来三棵树干跨在一处较为窄的河流处,一个个的把包和人运过去。真是无数惊险,一路拍照走出景区,发现原来这里还有个叫青峰峡的景区。出了景区大门是大约3:00,拦了一辆小面包,7个人7个包350元钱包到西安。晚上7:30进驻西安庆安宾馆。大家洗完澡去鼓楼吃烤肉、膜、粉蒸肉、热凉粉,一路饱饱的后打车回宾馆。

7、10月7日,大家穿着拖鞋去商场买鞋,顺便买了两坛酒(忘了叫什么名字了,2.6升,度数不高),然后去吃了岐山面条。回宾馆收拾行李,寄存!再去陕西博物馆35元门票,再叫了60元的导游讲解。直到下午5点多,再打车去了鼓楼贾三灌汤包子,把他那儿每种包子都要了一提。出来买了柿子饼、绿豆糕、腊牛网等回到宾馆打车直奔火车站,21:20分的T56次火车,大家在火车上豪饮打牌到3点小睡。

8、10月8日,到了北京真好,天空都是蓝的,7天来第一次眼前这么亮!下车了。。。回家!

 

http://www.lvye.org/soetnova/

当凛冽的秋风吹起黄草梁的落叶,当绚烂的落阳把金色的余晖洒满西山,当菊花黄,蟹儿肥的季节

终于来到的时候,漂泊在外的绿野游子们啊,别忘了在重阳佳节携一壶老酒,登上你身边最高的山峰,

遥祝远方的亲人健康如意。

认识蜂子是在今年夏天,有一次去幽州,一起玩儿的不错,还喝了好多酒,所以这次msn上他说十

一要去走鳌太穿越,我想都没想就报了名。

报了以后才发现,我是典型的唯体能论者,平时的活动主要是一日轻装,装备基本是能凑合就凑合

,也就应付北京周边线路还行,结果光是采购装备就花了我差不多2000大洋。行前参加了几次见面会,

还走了个香山十字拉练,最终认识了所有队员。

这次一行六人,发起人蜂子:体能超强,为人热情豪爽,关键的决策者,本队的灵魂;海都:一年

前走狼八拉见过一次,被小蛇称为上升机器,处事冷静、客观、理性,穿越地图的制作者和路线导航员

,队伍的大脑;山鹰是我:老大哥,出走社第一猛男(哈哈,据说),脚开刀尚未痊愈的情况下走了6

天,意志品质顽强,值得学习,野外点火技术出色,陕西人士,帮我们搞定回程票,感谢;燕南飞:很

棒的小伙子,队里唯一的一个80年代,然而处事却最为老成持重,实在让我们这些老家伙汗颜;旺财:

这个就不用说了吧,回回ZN活动都有他,专职开路。

9月29日晚上,回到家开始收拾包,从夜里12点直到凌晨4点,一直在装进去又拿出来,拿出来又装

进去,主要是东西实在太沉,最后一咬牙,拿掉两袋葡萄干,两份单兵食品,一盒方便米饭,还有其他

的路餐也减了不少,看看差不多了,整包睡觉。

第二天早起一上包,差点崩溃了,起码得50多斤,这个重量已经到我的背负极限了,走起路来摇摇

晃晃,就这还上山呢?来到西站,一帮没谱青年一个都没到,打电话旺财还在单位,最后好不容易上车

放好包,出了一身透汗,当场就决定把包里的5升水喝掉两升,又拿出一听罐头吃掉,不是说那边下雨

了吗,水源应该是不愁的。

路上先打牌,然后睡觉,早上6点到的宝鸡,因为到宝鸡的时间比蜂子以为的要早,结果搞得手忙

脚乱,好容易连滚带爬的下了车,脸上感觉到一点儿小雨丝,看来坏天气还在继续。

刚开始坐车就不走运,原定去太白的头班车没有发,我们在时不时的雨丝中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一

辆车,出发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糟糕的天气,波折的旅程和沉重的背包让我对这次行程的前景产生了

些许的不安情绪,然而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种坏运气竟然在此后的六天一直伴随着我们的旅程,又在旅

程接近终点的时候突然离去,让人不由得不感到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上车后大家开始补觉,车一路上走走停停,乘客们颇多怨言,终于9点多钟抵达太白县。值得一提

的是,山鹰大哥的家乡话一下火车就找到了用武之地。少小离家,乡音未改,无论如何是件值得高兴的

事。太白县用过早午饭,我强塞下3个肉夹馍和一碗馄饨。其他人在这里补充了不少物资,然后包车前

往塘口,正式开始穿越。我们不知道的是,两小时之后太白县又迎来一位来自西安的驴友,一路追寻我

们的足迹进山,并在翌日加入了我们的队伍。现在闲话少绪,穿越的大幕已经拉开了。

10月1日,大约11点20,到达塘口,面前是一条泥泞的大路,天上飘着雨丝,我们下车收拾好东西

,戴上雪套,费力的上包,出发。包很沉,印象里最后一次正儿八经的负重还是6月份去海坨,背着这

个已经到我的极限的包实在是走不动,速度非常慢非常慢,平道走起来象上升,可我发现大家走得比我

还慢,一会儿我就走到前头开路去了,看来每个人的包都不轻,每个人都在努力适应。我和旺财在前面

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一直在沿河道上升,看得出来,连日的降雨已经把山路变成河道,也增加了行走

的难度,这里发生了一个小插曲,山鹰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我们在一个休息点等了他很久才追上来

,原来是走错了路,从左侧上山了,上了一半看不对又下来追我们,这次错误对他打击甚大,直接导致

这位老大哥在接下来一整天都拖在后面,无力前进。这时候雨势渐大,我们都穿上雨衣,海都看着GPS

说这时候应该上山,于是我们离开河道,向右侧山峰直上。这段路不出意外的很艰苦,没有现成的路,

在湿滑陡峭的山坡上还要钻林子,每个人都手脚并用,难受异常,走走歇歇,大约生拔了500米,终于

上到山脊。上面仍然没路,而且灌木更密,只能沿着山脊在灌木中穿行,这样沿着兽道走了大约一小时

后,终于在一个上升后发现正路。这段路极大的消耗了大家的体力,这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几乎

所有人都显出疲态!蜂子在前面开路,然后是我和旺财、燕南飞组成前队,海都大病初愈,不在最佳状

态,和山鹰走在后面,好容易穿出林子,到达一个小平台,后面的人上来后有人要去就地扎营,我的意

见是时间还早,不如再走一会儿赶到水源再说,最终大家决定继续走。5点左右来到海拔2850的草垫,

这时候要求扎营的呼声更强烈了,考虑到前面还有相当一段距离,而且天气也不太好,最终大家决定在

这里安营下寨。一下包,感觉左肩肌肉很疼,今天一天背负系统调得都不是很好,不管了,最快速度支

起帐篷,马上跟旺财钻进去,开始煮饭。背负过重,急需减负,结果当场把带的方便米饭给吃了,又开

了一听罐头,负重一下减轻了不少。大约7点多钟,吃过晚饭,铺开睡袋睡觉,临睡前打开手机,居然

有信号,于是分别给家里和reko发了一条短信,然后信号就没有了,郁闷,睡觉。夜里时不时的雨打帐

篷的声音吵醒,不过到了后半夜就好了,毕竟累了,终于沉沉睡去。

10月2日,一早就被蜂子吵醒,拉开帐篷门,看到山间的彩虹,天气开始好转了,不再是昨天的愁

云惨雾,虽然还是漫天的云。这时候蜂子听见下面山沟里的人声,我们向下大声呼喊,不久见到一个人

从沟底上来,在这个地方见到人大家都很兴奋,原来他是一位西安的驴友,独自一人来走鳌太,想在路

上找个队空降,结果到了太白县听说我们刚走不久,就一路追上来,昨晚在山沟里面扎营,准备今天找

不到我们就下撤了。看来真的是缘分啊,于是我们这个小队成员就有幸增加到七人,开始我们今后几天

的艰苦行程。磨磨蹭蹭吃完饭,收拾东西,等最后出发都10点了,早上我和旺财又消灭了我包里的一份

单兵食品,水减到一升,背负减轻,再加上对这个负重行走已经比较适应了,我和旺财在前面带得比较

快。半小时后我们见到一处水源,补了水,进入松林,行走在厚厚的腐殖土上,感觉很舒服,大约12点

左右穿过一片草垫,猛然,前面树林中出现一群漂亮的蓝马鸡,我赶紧掏出相机,小心的接近,怎奈这

些动物警惕性太高,稍微走近他们就逃向树林深处去了,最终只留下不清晰的几张。这也是我们这几天

见到的唯一的动物(虫子不算)。下午1点左右来到3000m的营地,停下来等后队,小蒋(西安驴友)的

速度稍微要慢一些,等了很久才上来,一路上燕南飞采了一些野木耳准备晚上煮面。人到齐后出发,接

下来是两个陡峭的大上升,旺财走在前面,我紧跟其后,一步未停上到山脊,终于到达秦岭主梁了,等

齐人一起出发。主梁上云雾缭绕,能见度极低,湿气很重,我们拿出雨衣披在身上,大风吹起一团团雾

气打在雨衣上丝丝作响,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明白那到底是雨还是山上的雾气。山脊很平,然而因为大雾

的原因,毫无视野可言,走了一阵,突然看见从对面浓雾中过来的几个身影,大家相见后彼此都很惊讶

。原来他们是西安大脚丫队,也来走鳌太穿越的,29号上山,2天到达导航架,后因为大雾迷路,睡袋

衣物全湿,正准备下撤回塘口,彼此道声珍重后各自上路,看来我们也只有寄希望于后面的好天气了。

接下来海都几次校正方位后,我们来到一处石海附近,“上”,海都一声令下,我开始沿着大石向上攀

爬,爬石头算是我的强项,很快上到山顶,雾还是很大,不过天似乎亮一些了,能看出顶上是个大平台

,前方模糊的有一道高坡。这时候,一阵风吹过,雾一下散开了,露出太阳,在我的右前方的高坡上清

晰的矗立着导航架,鳌山顶峰到了。手台通联一下后队,我向着那个方向走去,山顶上到处是深深的水

坑,就像是走在沼泽地,当我爬过最后一块石头,来到导航架下,云一下开了,雾也散了,太阳露出久

违的笑脸,无私把他的光和热洒满鳌山。回过头,看到伙伴们在下面的原上向这里慢慢接近,左侧,大

片石海的尽头是无尽的云海,右侧的天空,白云之上,那巨大的山峰是什么?原来是海市蜃楼的奇观。

平坦的鳌山顶峰,就像是一只巨鳌的背脊,一眼望不到边际。在这离天如此接近的地方,能真切的感觉

生命的渺小和脆弱,鳌山顶上那些从亘古以来就存在的石头,在多年以后,我们化成尘,化成灰,不在

留下任何痕迹,他们却还会依然存在着,花开花落,弹指千年,是否有灵性的东西都不会长久?天若有

情天亦老,既然终将消逝,何不纵情燃烧?40分钟后,所有的都上来了,合影整装完毕后,大家沿着山

脊继续前进。这里是望不到边的高山沼泽区,无数的水坑,每个坑里面都是水都清澈见底,至少水源问

题不用发愁了。大约半个小时以后,天气又变坏了,我们重新走进大雾,这时候已经下午5点了,蜂子

当机立断,就地扎营。山上风大,很冷,我赶紧换上羽绒服,和旺财一起支起帐篷,然后去打水。我记

得过来的路上有一处水源水质很好,我们往回走了大约二三十米,在那里打完水往回走,这时候天已经

很暗了,竟然找不到回去的路!看来出来时候太大意了,至少应该带个手台的。我们俩对准一个方向成

30度角分开搜索,仍然没发现帐篷,雾很大,两人相隔20m就看不见了,我们向浓雾中认为是帐篷的方

向喊了几声,似乎有人回应,但风太大,没法分辨方向,保险起见,我们俩会合在一起向另一个方向搜

索前进,走了一段路感觉不对,是在向上走,刚才是一路下降回来了,于是停下来又研究了一下山势,

回到刚打水的水潭向斜下方切下去,果然,刚走没几步就看见我们的帐篷了,刚才真的好险!接下来一

夜无话。

10月3日,帐篷里听了一夜风雨,到早上雨势没有任何减弱的迹象,蜂子下令,帐内休息,等雨小

了再说,结果没想到一等就是一天。大雨大雾中出去如厕都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好在帐篷防雨性还

不错,呆在里面倒也不湿,就是闲得无聊,没事就研究地图,最后山脊走势一闭眼就浮现在脑海里了。

其间旺财出去帮蜂子和小蒋他们挪了一下帐篷,一天就过去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